Aoszero
怪物再温柔,终究非我族类。
 
 

隐形敌人

·(F)雷金,隐(M)雷金all金

·背景:大赛之后,金不断集结能够讨伐创世神的力量

 

 

 

 

 

 

 

  金是被一连串钢铁碰撞的巨响震醒的。

  他睁开眼,太阳穴如针扎般疼痛。眼前一片黑暗,他使劲地擦眼睛,才使视觉稍稍适应了这种没有光线的空洞的环境。

  如果没有猜错,他现在身处的应该就是雷王星。

  身下的地面在不断震动,每隔两三秒钟就会发出余音长久的轰鸣,连带着周遭的一切都开始震颤。金爬起来,隔着皮手套都能感觉到地表没有生气的冰冷,那是钢铁的质感。四面八方的墙壁也是钢铁的制成品,仰起头向上看,四面铁墙笔直向上不断延伸,上方是一个巨大的黑洞,看不见天花板,恐怖与威压便从“看不见”的虚空中压制下来。

  更确切地说,应该是雷王星的某座监狱。

  规律性起伏的声音渐渐接近,像一只巨型怪兽的脚步声,金只觉得眼前断断续续地发黑,太阳穴处的疼痛没有缓解,突突地响,心脏也几乎要挤出胸腔。

  他没有做好任何防御的准备,此刻这种无准备却成了利刃,随时可以终结他的性命。

  背后突然传来雷鸣般的钝响,金转过身,正对着的那堵墙从中间裂开了一道缝隙,缓缓地向两边打开,光线射进来,眼睛一时无法接纳,他下意识抬起手臂遮挡。

  等到轰隆隆的声响只剩下回音游荡,金移开遮挡在眼前的手臂,门口一个身材修长的人背光站着,但因为戴着面具看不到面容。他穿着暗紫色铠甲,天鹅绒质的黑色披风随大门切开的气流猎猎作响。

  金下意识地摸向后腰的口袋,那里面是凯莉给他的通讯器,如果有特殊情况,他可以开启它越过雷王星设置的通讯结界,直接将信息发送到对方手上。

  不知道雷王星的人在把他带到这里之前,是否有将他的东西都洗劫一空。

  ”东西都在你身上,一个不缺。“

  突兀的声音让金吓了一跳,随即打了一个寒战。

  门口说话的人不知什么有了动作,缓慢而从容地向他走来,甲胄因其动作的微幅发出特有的轻微碎响,仿佛袖口下正兵戈相见。

  金没有抬头,来人的声音隔着面具传过来,是一种沉稳的,磁性的声线,和雷狮很像,但却是属于女性的嗓音。

  来不及再细想,脚步声已在离他大概一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大赛以来的磨砺已经给了他太多教训,他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背部无意识地微拱,放置在腰后口袋上的手已经攒成拳头,骨节抓得发白。

 ”想逃出去?“

   声音近在咫尺,带着一点捉弄式的笑意。确实是女人的声音,之所以觉得像雷狮,只是因为同为皇族,血缘的遗传导致的相似无法更改。而对于金来说,眼前的这个人现下给他带来的除了寒意,再没有从雷狮身上可以找到的其他东西。

  谈判,谈判。他不断提醒自己。

  身侧一阵微不可感的风,大概是披风带起来的,对方踱到了金的身侧,目光正似打量猎物一样慢条斯理地剖析他。

  后颈处覆上一层冰凉,金极力克制住自己跳起来挥出一拳的冲动,但有一股力道已提前下压抵在动脉上,正隔着铁片传来手指的热度,蓄势待发随时可以结果他。

 “小家伙,我不会杀你,但这里是雷王星的地底深处,”

  她说着,语气里带着安抚孩子的味道。她在笑。

 “一个连魔鬼都不想来的地方。”

 

 

  金从未没有想过自己会有来到雷王星的一天,但他是来谈判的。

  雷王星出来的家伙都不讲道理。在那两艘战舰直接无视自己不断发出的非侵略信号将他行驶在星球法定轨道上的飞船夹击挟持的时候,金咬牙切齿地下了结论。

 “雷王星的皇帝换了,”几天前凯莉嚼着棒棒糖,“好吧,每一个雷王星的皇帝都不好对付,不知道那些说辞对他有没有用。”

  说完她咧嘴笑了一下,那笑容意味不明,似乎隐预着什么,不管有意无意,在不久的未来即现在,它不断在金昏迷的梦境中出现,那些字词在他的脑海中回荡着。

  只是没想到国王是女性,而这根本不是一个有用的发现。毫无疑问,无论如何,谈判无法正常进行,雷狮的影子在不断徘徊,零零散散的拼凑起来,金想起他令人闻风丧胆的铁血作风,继而联想到了这座钢铁打造的笼子,还有血统,铁一般的血统,刀片在这些皇族人的身体内流淌。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想起雷狮,实际上卡米尔也是,但终究因为某些因素,他们是不同的。

  为什么她总要戴着面具呢?金苦恼地想着。他根本看不到对方的神情,而自己的努力可能就完全白费了。

  他突然感觉到嘉德罗斯是真的挺好的,虽然是以“我要捏你的脸”这种无厘头的要求答应了参与反叛计划。连这种难办的主都能被说服,至少给日后金采取行动增添了不少信心。而实际上,真正的成功的原因并非他想得那么简单。

  然而他终究不会懂得,在一个长久的时间里,这样的秘密会在越来越多的人之间不再成为秘密,但当事人将一直是蒙在“鼓”里的那个。

  你们雷王星的人难道都这么不叫道理吗?金当时几乎是跳起来愤愤不平地大声说道,面前的皇族虽然是女人,个子却有一米七几,硬生生比自己高出半个头。

  我一直在和你讲道理,小家伙。后者轻描淡写地回答,并且很顺手地捏了把金的脸,因为他当时心情太激动,没有注意。

  我并不惧怕创世神,但雷王星有自身的利益,我有权决定是否回应你的要求。

  金撇起嘴。

  这不公平。

  这很公平。如果不公平,我现在就可以把你扔进黑洞里。

  

  在灰头土脸地离开前,金突然有了一个可怖的想法。

 “你是雷狮吗?“他回过头问她。

  皇族的身形不可察觉地一顿,随即她笑出声,连语气都染上实打实的笑意。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他特别喜欢捉弄人,老是拿人开玩笑,“金嗫嚅着,想起雷狮以前在大赛里调侃他的时候,笑起来也是这个样子。

 “但是他最近消失了,就像蒸发了一样,所以我怀疑你就是他,或许他已经回到雷王星了。毕竟人的想法是会变的,而且。。。。。。把一个人的声音变掉,也不是不可以。“

  金能感受到对面隔着一层屏障投射过来的暧昧不明,却无法忽视的视线——不怒自威,一种与生俱来的天生的威压。

  下一秒他看到皇族于片刻的沉默之后抬起手臂,掀起她脸上的面具。

  金睁大眼睛。那一瞬间,有某种东西,踏碎了铁甲,越过千军万马来到他的面前,滞住了吐息。

  那是一张与雷狮几近相似的脸,只不过那些冷硬刀锋般的棱角被削去,取而代之以女性柔和的线条,藏青色的头发随面具的掀起垂到肩上,光影切割下轮廓仿若雕刻。

  那张脸上是一个与雷狮几本无异的笑,暗紫色的瞳孔映射着他震惊而无从表达的模样。

“很遗憾,我不是你想到的那个熟人,不过巧的是,我们同名。“

  她将面具重新戴上。两个身穿银色铠甲的士兵走进来,朝门口抬臂,向金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你需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军队,小革命家,而不是雷王星,或者圣空星的任何一方的力量。“

  雷狮笑着目送男孩离开。

 “愿你在无神的庇佑下一路顺利。“

 

 

  金跌跌撞撞地跑到雷王星放置他飞船的地方,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跳进驾驶室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按了启动键,他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声,他的胸腔剧烈起伏,心脏比任何时候跳的都要剧烈。

  就在他摸上操纵杆的时候,终端的蓝光亮起,屏幕上显示着凯莉的名字。

 “嘿,金,你还活着吗,如果是的话,告诉你一个惊天大消息——我们发现了雷狮的战舰。“

 “雷狮?”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两张几乎重叠的脸,但又不是,于是头开始疼起来。

 “他的战舰正与两艘战舰对峙,战争一触即发,而且好像战舰是雷王星的。金你到底做了什么,把大佬和他的老乡逼出来打架?”

 “——”

 “嗯?金,金?喂,你听得到我说话吗——哦,我靠,什么鬼——”

 “嘿,紫堂,真奇怪,金那边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没有了信号,赶紧联系格瑞或者嘉德罗斯。MD,早知道就不跟他说那档子事了。”


评论(1)
热度(12)
© Aosze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