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szero
怪物再温柔,终究非我族类。
 
 

鴉片 opium

國擬,非正史向,此處老王185設定

輕度湯姆蘇注意!








 一道被光拉長的影子無聲地覆過來,即便如此他仍舊聽見了踩在絨毯上的腳步聲。空氣中有罌粟,有時隱時現的古龍水,有熟悉的檀香。英國人身上的味道不濃,摻雜一股淡淡的煙草味,也並非令人不舒服。

 王耀沉默地看著英國人靠近,鎏金色的眸華光緩轉,睫毛反射下來的陰影投在略深的眼窩上,映在瞳仁內,在旁人看來是雄獅殺戮前眼裡湧動的暗流。

 他伸出手,輕輕捏住對方的下巴。沒什麼肉,皮膚白得像蠟,是西方人的那種白,但很光滑。一身軍裝總宣示著無聲的禁慾主義,襯衫扣子一路扣到喉結下方,圖留一圈密不透風的陰影。脖頸暴露在外的部分在森白的燈光下也慘白,能夠隱約看見青藍色的血管。

  歷來都傳他會武功,卻鮮有人見識過他的實力,更不用提眼前和外面那些恃強凌弱卻羽翼未滿的雛子。千萬種不見血的手段沒用過,並不代表都生疏遺忘。

  更何況他不願意用,現在也不想,讓給理由,他能夠光明正大地說“不清楚”。

 低調?還是來日方長的隱忍,醞釀出來的復仇才更有味道?

 大丈夫當圖志,安能雌伏。

 哦。

 也僅有用鴉片建立起來的虎與倀的關係,才能讓他們跨洲過海,最終有了千絲萬縷的關聯。

 他沒有放開力道,對面那雙翡色的瞳孔氤氳朦朧,佔了大半視線,直到英國人傾身過來親吻他才成了一片模糊。鼻腔里有來自兩人不均勻的吐息,他輕而易舉分辨出不屬於自己的味道。

 喝紅茶是種習慣,裡面必須加三四塊方糖,或許還要添些牛奶。永遠懼怕苦澀的味蕾,用多膩的甜替代也不為過。對方的舌撬開唇齒掃入口腔尋找他的,那種殘餘的甜膩也被順勢帶進來,鋪天蓋地席捲胃部。

  王耀蹙眉,表情擺放收斂不過毫秒,細微到無法察覺。

  分神如預期引來了不滿,膝上的重量毫無保留地下沉,唇上沒了濕濡的熱度,視線裡的那抹綠清晰起來,卻染上了一層抱怨似的陰霾。

  “有時候,我真想試著去剖開你的腦子,講裡面裝著的東西通通掏出來。”

  亞瑟·柯克蘭幽幽地開口,聲音因情慾摩擦而沙啞低沉。

  他直起身,仍舊保持誇坐在王耀身上的姿勢,抬起手解去衣領下幾得一絲不苟的領帶,然後隨意丟到地上。

  接著是外套、襯衫,解襯衫的扣子時亞瑟的動作似乎無意間慢了半拍,禁慾的陰影下包裹住的軀殼蒼白卻細膩,肌理的線條恰到好處,在衣衫脫落的時候一寸寸暴露到空氣裡,撩撥性地牽動某條已然劃定的界線。

  王耀目光點水般捋過眼前點點乍洩的春光,嘴角的弧度曖昧不清,他看著最後一顆扣子解開,那件白襯衫也被齊到一邊。

  扣著亞瑟下巴的手在片刻後滑向鎖骨,引來後者輕微的顫栗。他注視著亞瑟的眼睛,裡面純淨的翡翠綠逐漸被暗黑色的浪潮所侵攪。

 “全部掏出來之後呢,塞一大堆鴉片進去?”他問道,仿佛說著世上最溫柔的情話。

 “還要加點別的東西,”亞瑟喘息道,竭力抑制住喉嚨里發出的止不住的呻吟。他狠狠抓住王耀的肩膀,俯下身啃咬他的頸側。

 “讓你每天都只想著一件事情,想著用各種各樣的方式來幹我。”

  他貼著東方人的耳畔低語,檀香與煙草在黏膩中呢喃。

 “你還真是直言不諱,英國先生。”感覺到脖頸處輕微的痛處,王耀只是調侃似地笑出聲。

  乳臭未乾的犢子。

  他幾乎能夠看到英國人化作實體的慾望,只有生殖器才能填充的黑洞。

  夜還很長啊,柯克蘭。

 



腦洞里一直有個海盜屬性的眉毛子騎在腹黑老王身上玩脫衣play的畫面,不過好像寫殘了。

_(:_」∠)_

 

评论(2)
热度(34)
© Aosze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