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szero
怪物再温柔,终究非我族类。
 
 

国界之下(又名:那是我们未来的嫂子吗)

想吃糖吗?想要刀片吗?

想要坐上说翻就翻的车吗?






 凯撒刚想坐起身,就被一股可怕却再熟悉不过的力道按住了手腕。

 古罗马人反射性地趴会床上,背后的刺青和不明来源的红痕没了衣料的遮掩,连同腰身的曲线毫无保留地落在那人的视线里。

 感受到腰和腹部被覆上不正常的温度,凯撒侧过头,余光捕捉到东方人鎏金色的瞳孔里隐隐约约的暗涌,琥珀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

 配上嘴角几乎不着痕迹的弧度,看久了竟平添一丝莫名的媚意。

 弄得人心里痒痒。

 有意稍稍挪动腰部,动作在被从背后压制的情况下做起来还有些难度。隔着丝绸都能感受到的热度在轻微的摩擦下顿时烫得渗人,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背部肌肉不自觉地收紧,他的呼吸开始沉重起来。

 擦枪走火。一触即发。

 这点挑逗就让你受不了了,王耀。

 接吻的时候凯撒感悟似地腹诽道。平日里对方清心寡欲谈笑风生的模样跟此刻一对比,连他都为之咂舌。

 但他压根没有多少喘息分神的机会,有只手在皮肤上点火,然后不怀好意地沿着脊椎向下。

 被进入的那一刻凯撒的心脏还是下意识地咯噔了一下,虽然先前已经做过一次了,直到王耀突然挺腰便顶到了最敏感的那个点,他终于忍不住发出呻吟。

”王耀你。。。。。。哈。。。。。。哈啊。。。。。。“

 你倒是给老子慢点啊我说。

 接下来便是很长一段时间的不可描述。





 凯撒这次是真得累到虚脱了,他望着上方隔绝外界的帷幔,眼睛里水汽氤氲,当然,那都是生理盐水的作用。

 不幸的是,他发现自己除了可以动动眼皮子以外,什么都没有力气做了。

 尤其是某块地方,酥麻与疼痛夹杂的感觉像沾了黏液的蛇鳞滑过全身——排山倒海的势力,他只觉得绵软无力,疲惫不堪,仿佛在真正的战场上走了一遭。

 说到战场。。。。。。

”我说王耀。“

”嗯?“

 凯撒这才发现王耀一直在看着他,东方人上半身支起来懒洋洋地靠着身后枕榻,瞳孔里的色彩意味不明。

”。。。。。。“

 算了。

 他撇过头,当做心里那根难以解开的结不存在。

 也压根不应该存在。

”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你还是少有的叫了我的全名。“

 听到上方传来的温润磁性的声音,本想索性阖眼假寐的凯撒愣了愣。

 ”’赛里斯‘’赛里斯‘,你平常总用这个名字,时间久了便习惯了。“

 说完这句话王耀弯下身,直到他们几乎鼻尖相碰。几缕青丝被带动着从肩膀上滑落,温温痒痒地扫过罗马人的面颊。

 他贴着凯撒的耳畔,薄唇微微翕合,那音量似耳语,婉转缠绵似衷诉情话,激起涟漪荡人心弦。

 ”我也习惯了你在我身边,用这个独一无二的名字称呼我。“

 凯撒一时无言,他重新将视线转向王耀,男人的眼睛里清晰地映刻着自己的面容,金色流动华光缓转,像是沧海桑田。

 男人给出的”衷“沉重得像黄金,却远比黄金要来得纯粹。

 所以才会在捧于手心的同时,内心也会不经意间沉重三分,连生顾虑吗?

 输了,仅仅三言两语的功夫。凯撒暗自苦笑,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他伸出手抱住面前的人。

 所以归根结底是因为”国家“啊。

 ”王耀“与”凯撒·罗慕路斯“,又能在这条界限之下存活多久?

 他相信王耀也会有这样的顾虑,泰然自若如他,可那种真实的不安,在心里掩藏久了堆积成山,总会从一颦一簇里渗漏出来。

 因此之前对方的异样,缘由也就不言即晓了。

 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呢。

 凯撒想。











 凯:”所以说你到底是不是处男啊?“(放开手忍不住还是想问)

 耀:”。。。。。。“

 凯:”槽你明知道我指的不是——“(捂脸)

 耀:”所以说你刚刚欲言又止的就是这个问题?“(扶额)

 凯:”那根本就是两码事吧混蛋。“

 耀:”这你应该也能验出来吧。“

 凯:”。。。。。。“(僵硬,内心崩溃:可我是第一次)

 耀:”等等,该不会你也。。。。。。“(顿时目光深沉,笑颜暧昧)

 凯:”嗯(⊙_⊙)等等你想干嘛,别贴那么近!“(恶寒,掀背子遮住自己,神色警惕)

 凯:(后挪)

 耀:(靠近) 

 凯:(后挪)

 耀:(靠近) 

 凯:“王耀你再过来我就叫了。” (靠在床沿边,无路可退)

 耀: (继续靠近,伸手按住凯撒肩膀往里一带)

 凯:”我靠王耀你——唔!“











































 月黑风高行凶夜

 隔壁房间。

 湾:”那个就是我们未来的嫂子吗?“ (拉着王京衣角,兴奋)

 港:”。。。。。。“ (瞪着熊猫眼面瘫不说话)

 澳:”。。。。。。“ (瞪着熊猫眼汗颜不说话)

 菊:”。。。。。。“(瞪着熊猫眼黑线不说话)

 勇:(o゚ω゚o)?????

 京:“。。。。。。”(另一只手被奶娃子扯住,单手捂脸不说话)

 滚滚:(本来就是熊猫眼也不会说人话,但是发现了好多长相怪异的同类)


 今天的王家人也很和谐呢。

 龙盘在宫殿屋顶上,尾巴卷着茶杯送到嘴边悠哉悠哉地品。

评论(3)
热度(63)
© Aoszero|Powered by LOFTER